阳明山竹

2021年9月14日 - 未分类

  那一天,与友驱车前往阳明山,心仪“天下第一杜鹃红”很久了,今日终能成行,自然很愉悦。车子沿着山路盘旋而上,两旁山林独有的清新轻拂脸庞,双眼被满山的青翠遮掩,而心中却时时在找寻那点点的红杜鹃。失望,郁郁葱葱的群山中竟然没有那粉嫩粉嫩的映山红。

  然而,就在失望之余,靠近公路的几枝竹枝轻轻地敲打车窗,就像搭车的人在向前问候。哦,可能是热情的阳明山人在与我们打招呼,那青青的竹叶,不正是一张张灿烂的笑脸吗,那修长的枝条岂不是伸长的手臂?那高高的枝节正是垫脚张望的山里人。这就是平凡朴实的阳明山的竹。

  阳明山遍野都是这样浓墨的竹,放眼望去,重重叠叠的山,山峦上密密层层的竹,竹林间青青翠翠的树,树丛中才有红红艳艳的杜鹃。到阳明山看杜鹃,不如先看阳明山的竹。

  车子暂时停在一所农舍前,稍做歇息,让久坐的双腿得以舒展。农舍的四周围绕着青苍的楠竹,楠竹很高,有几尾调皮的竹梢悄然无声地垂在屋脊上,一阵微风吹过,竹叶沙沙作响,像少女轻抚琴弦,像春蚕吞食桑叶,听上去十分惬意。竹的表面十分光滑,油亮亮的,像一块翡翠,摸上去冰凉舒适。鲜嫩的竹笋破土而出,它们从泥土里冒出来,生机勃勃的,就像一群戏水的娃娃从水中探出头来,好不热闹。这时,主人从屋里走出来,热情地招呼我们这一群不速之客,他提出一罐茶水,给我们每人倒了一碗,那碧绿的颜色,绿得让人吃惊,我惊诧于这深山中居然有这么浓郁的茶。主人说这是今年清明时节从山上采摘下来的新茶,都是自己手工加工的,泡茶的水也是就地取材,是山涧的溪水。我迫不及待地捧起茶一饮而尽,那一般凉意从唇齿间穿咽喉而过,直达胸腹;又立即从丹田呼呼地往上蹿,沁人心脾这个词实在无法形容出这种感觉。看来,到阳明山该欣赏的不仅仅是杜鹃、翠竹,还有这醇香的茶。

  我们沿小黄江源拾级而上,溪水潺潺,犹如唱着欢快的歌谣,似乎在欢迎远方的客人;小溪清澈见底,光滑的河卵石,历历在目;水面在初阳的照射下,碧波粼粼,熠熠耀眼。我们精神抖擞,奋勇向前,转眼间,不见了小溪,但溪流的流淌声不绝于耳,一直跟随着我们的脚步前进。树林里不时传来鸟鹊们婉转的歌声,那是情人在互唱情歌,抑不住内心的喜悦。

  一路之上,在丛林中穿行,透过密密麻麻的红豆杉,在眼里不时跳跃的就是那婀娜多姿的竹了。峰峰岭岭,沟沟壑壑,荒山野岭中,阳明山的竹在默默生长, 它不哗众取宠,更不盛气凌人;它不贪图华丽,更不慕求虚名;它朴实无华,甘于孤寂。置身万顷碧波的竹海,宁静而幽雅,真是宠辱皆忘,心旷神怡。

  上得阳明山峰顶,漫山遍野的杜鹃只是稀稀疏疏地长出星星点点的花骨朵,虽没开花,但清纯可爱,正应了竹的翠绿。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”,白居易说得一点也不错。四月阳明山的杜鹃,还没有盛开迎客,或许是我们来得太早的缘故吧。同行的人中,有人在抱怨,有人在叹息,但我坦然。尽管没有观赏到那迷人的红杜鹃、那艳艳的映山红,但我欣赏到了阳明山那清新的绿色、嗅着了那淡淡的竹的清香。

  阳明山的竹,我心为你深深感动!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